宝物灿烈

凯源,牛灿,盾铁,什么都吃的下的腐女fufufu

irenesi:

正如我预言的,红区红了!
我大概也能换些邀请码的,有需要的私😄
图侵删

【盾铁】你裤裆里是不是藏了把枪?(未完)

Team Iron man_月半二欠:

*梗来自去年五月的一则新闻,某男子因丁丁过大过安检时被怀疑裤裆藏雷,此梗是我和基友在开车的时候她给我讲的,我觉得很因缺思婷(丧病)就写了


*普通人AU




Tony打了个哈欠,眼角处渗出了一点生理性眼泪。


站在他一旁的新同事Clint用手肘撞了撞Tony,他压低声音凑到Tony的耳边说了两句什么,Tony没有听清楚,不过大概让他清醒一下之类的内容吧。


Tony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的纠正了歪歪扭扭的站姿——没办法,这不能怪他,谁让安检员的工作那么无聊呢,一天下来几乎搜不到任何的可疑物品,这种流水线式的工作对他天才的大脑来说简直就是种另类的折磨。然而他和Howard之间的赌约让他没法轻易的辞职,他起码得做够一个月以上,而这不过是开头的第三天!


我恨这操蛋的生活!Tony想要仰头大叫,但是碍于周边环境限制,他只能用鼻腔小小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Tony兴味索然的盯着安检门前流动的人群,脑子里恶毒的想着最近纽约市是不是太过平静了点?那些反社会分子最近怎么就不闹腾了呢,哪怕是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也好,快弄出一些带有刺激性的事件吧,不然他过于安逸的大脑真的会废掉的!


安检门通过的滴滴响充斥着Tony的耳边,他百无聊赖的看着一个身材高大肥胖的男人正在艰难的让自己的大肚腩挤过安检门,而Tony就站在一旁看着完全没有要上去帮忙的意思——反正被投诉的是神盾航空公司又不是他。


排在胖子后面的一个金发男人仿佛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用一种充满不赞同的眼神看了一眼Tony,然后走到胖子的旁边用了点力帮他把他从安检门里推了出去。


Tony上下打量了一眼那个金发男人,宽肩,窄腰,翘臀——非常的附和他的审美标准,而他用力时手臂上明显鼓起的肱二头肌简直让Tony想要吹声口哨。


胖子有些受宠若惊的转头向那个愿意帮助他的好人道起谢来,而金发男人也对他善意的笑了笑,表示不用谢。


而Tony,哇哦,他得说男人那双纯净的蓝眼睛在笑起来时候显得更好看了,如果不是他那可怜的大脑还记得他在工作期间他几乎要上前去泡他了。


但很快的,Tony的注意力就完全的被男人的裆部吸引走了——男人穿着一条较为宽松的运动裤,裤裆处却被不寻常的顶起了鼓鼓囊囊的一大块,Tony不能从男人自然的神态和动作里看出分毫他勃起的迹象,然而任何正常人在未勃起的状态下是不可能拥有这种夸张的长度和粗度的!那么这一切不正常的迹象都在指向一个事实——


男人很有可能在裤裆里藏了一把枪!


意识到这个可能性的Tony一下子瞪大了他那双本来就很大的大眼睛,棕色的瞳仁噌的被兴奋点亮了起来,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有机会接触到涉及私藏枪支或是非法走私之类比较有意思的事件里去了!


Tony稍微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他清了清嗓子,抬起了手里的金属探测器挡住了正准备过安检门的金发男人“Hey you.”


“what up? ”男人——也就是Steve,他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态度不甚配合,显然Tony之前冷漠的袖手旁观给他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


“我怀疑你身上藏带枪支,我需要给你进行搜身。”Tony一本正经的说道。


“哈?”Steve挑起眉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短T外加一条宽松的运动裤,甚至连一个大点的口袋都没有“你确定?”


“当然”Tony肯定的点点头,意有所指的盯了一眼男人的下身。


身后排队等候过安检的队伍发出了一点不满的噪声,Steve明白即使争执也只会拖延时间引来人群更大的不满,他看着Tony倔强的棕色大眼,泄气般举起了双手表示同意“行吧。”反正Tony肯定不能在他身上搜到任何的含有金属的物体,毕竟他在过安检前为了不耽误时间可是做足了攻略把自己身上金属制品都拿了出来。


Tony象征性的在Steve身上摸了一遍,好吧不得不说他挺享受这个过程的,尤其是Steve触感极赞的胸部让他花了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的意志力把手从那上面挪开——然后他的手直奔目标往Steve鼓起的裆部抓去。


“!”Steve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叫声,听上去像是一声扼在喉间的尖叫。


“卧槽软的?!”Tony有些不敢相信似得又捏了一下,一个可怕的猜测从他的心底冒了出来,而Steve脸上痛苦的表情恰好再一次印证了他的猜想,他吞咽了一下喉间,手慢慢的松开来“你裤子上鼓起来的这一大坨,该不会真他妈是···你的屌吧?!”


Steve赶紧用手紧紧地护住了裆部——不得不说Tony刚刚的手劲实在有点大,他用一种极其扭曲却又饱含怒气的声音回答道“当然啊!不然你以为?!”


“哇哦,事实上,呃,我以为你裤裆里藏了把枪···”Tony有些不知所措,他发誓他这辈子从没像今天一样这么尴尬过“我很抱歉,呃,说真的我实在没想到有人能,”Tony犹豫着用手比划出一个令人窘迫的生殖器的形状“有像你这么大的尺寸···”


Steve勉强的从下体的剧痛中缓了过来,猛地反应过来刚刚Tony在空气中比划着的手指到底指的是什么,这让他的脸瞬间涨红了起来,活像个红通通的大灯泡。


天啊他脸红的样子看起来可真可爱。Tony有些不着边际的想着。


Steve松开了护住裆部的手,但是他的双腿依然紧夹在一起,显然刚刚Tony的举动还是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他有些谨慎的打量了一眼Tony——好吧,看在他漂亮的焦糖色大眼上自己就不在这件事上不多计较了。


Steve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他清了清喉咙“咳,所以?既然已经解开了误会——上帝啊这可真够让人尴尬的,呃,我是说,我可以走了吗?”Steve指了指身后的派得长长的队伍,已经有人因为在他这里停留的时间过长而打算上前查看或是提出抗议了。


“虽然我是提早了一段时间过来等飞机的,但这可不代表其他的人都会像我这样做的,如果我们这里再这么拖下去,我恐怕你的公司可得承受不少的负面评价了。”


“哦!可以,呃,我是说,当然的。”Tony如梦初醒般朝一旁后退了一步,为Steve让道。天知道他根本不在乎这间公司会受到对少的差评,只是,正如Steve所说“这简直是个尴尬到令人窒息的误会”,好吧,有点夸张,但你得知道把别人的屌错认成枪什么的挫到爆好吗!简直有污他Tony·playboy·Stark的大名。


呃,也许还有点小愧疚?Tony看着Steve夹着蛋走路的别扭姿势心里也有点小过意不去,毕竟他刚刚抓“枪”的时候用的力气对男性敏感的生殖器来说可是一点也不含糊,这会儿还没痛晕过去看来这“枪”里面装着的是真枪实弹啊。


Tony的思维开始漫无天际的朝四处发散——有人说过他一旦放松下来就会开始胡思乱想吗?而胡思乱想不关好嘴巴的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显然在这种尴尬的时候放松不是一个好选项,但Tony就是,放松了,沉溺进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金发男人的漂亮的蓝眼睛里。


真羡慕啊,好想再摸摸看。


于是他这么想了,也这么说了——“事实上,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需要我帮你揉一下减轻痛苦吗?”尽管是稍微经过了大脑处理的话但依然糟糕直白的像站街的婊子下三滥的约炮暗示一样。


就在Steve的大脑还因为过于巨大的信息量卡壳而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回应的时候,一个暴躁而又怒气冲冲的声音插进了他们两人之间“Tony·fucking·Stark!看看你他妈又做了什么蠢事!”


Tony被这粗暴的吼声惊得一个激灵,他下意识回头望去,哦好吧,是Nick·Fury,那个专门管教问题儿童的部门主管,爱炸毛的黑色皮蛋——“所以我又做了什么?”他挑起一边的眉毛,这看似无辜的反问彻底引爆了Fury的爆点。


“你!和这个男人起码在安检门耗上了10分钟以上,看到后面乘客的抱怨了吗?他们中的有些甚至已经开始拿起手机给神盾公司点差评了!而这该死的一切就只是因为你和这个男人在这个该死的安检门前调情了特么10分钟以上!!”


Steve抽了抽嘴角,这一大串娴熟的脏话让他条件反射的想说“language”,但眼下这情况显然不是该注意这块的时候,他默默的把这个单词吞回了肚子里。


“我很抱歉。”Tony耸耸肩,毫无诚意的说。


Fury磨了磨后槽牙,身后排队的乘客噪音愈发明显,现在显然不是个把眼前这个欠揍小子好好教育下的好时机,当务之急是要安抚那些开始烦躁和点差评的乘客们。


“你”Fury拎起Tony的后衣领“还有你”他抓住了Steve的手臂,双手一用力——盾铁两人同时被甩出了队列。很好,Fury满意的点点头“你们两个人哪里风凉呆哪儿去!还有Stark,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说罢便转身去安抚乘客顺便担当起了一位安检该尽的职责和应有的效率。


Steve尽管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没做错啥还要被一起扔出登机的队列,但他认为与他比起来显然此刻更需要安慰的是被炒的那个,他看向Tony——说真的他那双焦糖般的棕色大眼实在给他加了太多分“你还好吗?”


“我很好,相信我,这事我已经习惯了”Tony无所谓的撇撇嘴,他这不是在故做样子,他真的已经习惯了,这已经是他···记不得第几次被辞职的经历了,看来和Howard的赌约估计是要完不成的了。想到这里,Tony嘴角的弧度稍微向下了一点。


“你确定?”Steve看上去还是有点不相信。


“是的”Tony点点头,话锋一转,把话题引到了Steve身上“倒是你,你还好吗?”他又一次意有所指的看了眼Steve依旧紧紧夹着的双腿“要来我休息间坐一下,我感觉你不太好。”


“如果可以的话。”Steve绝对不承认他脸红了,又一次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