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物灿烈

凯源,牛灿,盾铁,什么都吃的下的腐女fufufu

赌博

酒酿源子:

*反差萌。梗来自于微博一张图和配字。


*全文1END,食用愉快。



诶,听说了吗,今天男神把校草堵在楼梯口了诶。


据说男神和校草关系很不好,每天就是出去约架。


今天男神又把校草堵在门口,然后说了些什么就走了。


校草面无表情,从另一边楼梯下楼,去商店买了包柠檬片。


王源如常地和同学打了招呼,和打篮球的队友击掌,和隔壁模联主席问好,左手食指和拇指捏着一包柠檬片的袋口,细细摩挲,在刚踏上自己班级这层时,略微顿了一下,又继续上楼。


再下来时,莫名手里多了根烤肠,也不知道是哪里变的。同时恰好又碰到了同学。


源哥,班长找你。


王源略一蹙眉,点点头三两口吃完了烤肠,竹签被随手扔到了身侧的垃圾桶。


从班门口路过的时候,就听到了隔壁女生们的一句。


诶,听说了吗,男神今天又把校草拦住了。



晚上,临街一条巷子的水吧。


台下的观众已经几乎坐满,灯红酒绿,人声鼎沸。


而在离舞台最近的一个卡位,一个男孩正在任由另一个男孩一边舔着虎牙,一边认真摆弄着他的脸。


“王俊凯你好了没啊……”


“没,”王俊凯手里的小刷子海绵垫还在往他脸上招呼:“等等马上就好了。”


“差不多算了……”


“不行。”王俊凯直起腰,捧着他的脸又左右看看,点点头:“等下这个眼线还要再加重一点,还有眼影,再补一点色。”


王源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举起那人带着的小镜子偏头照照,自己原本白净单纯的脸是这人最喜欢的,可王俊凯偏要把他化成烟熏妆,浓重的眼影抹上来,还有把自己眼尾也勾的微微上挑,一副邪魅狷狂的样儿,和素日里自己清纯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王源又任由他舞弄了半个小时,然后听到酒保叫他,才转过来抱了抱王俊凯,王俊凯抱着他在他鼻尖轻轻咬了一下,然后放开,让王源上台。


王源在这家水吧每晚当驻唱歌手,摇滚重金属的歌曲比较适合带动舞厅疯狂的气氛,他就每晚都唱摇滚热音乐。然后王俊凯每天都坐在最靠近舞台的位置,抱着一杯用柠檬片泡的热水,加点蜂蜜,等王源下来就递给他喝,润嗓子。


王俊凯看着他在舞台上一身王者的狂傲气质,眼睛一挑就能勾去人心魂。王源这样也确实是好看的,和他一身素白不同,带了妖冶味道抹了口红的王源,飙着高音轻轻甩动手臂,就能让下面的观众沸腾。


然而他每次上台前最后一口水是我喂的,他每天衣服最后一颗铆钉皮扣也是由我给他系上。


王俊凯看着舞台大灯打到那个人脸上,本就被自己抹得更白的小脸这会正直直看着他,舔着唇角冲他笑,周围声音嘈杂,让他有点听不清王源唱的歌词。


“I……falling in love……with……”


王俊凯轻轻撅了下嘴,作亲吻状,露了虎牙也笑着看他:“You.”




每天来听王源唱歌的人有很多,而今天全场坐满了观众的原因还有一个。


王源最后一句歌词的音节落下,音乐停了,主持人从后台走上来。


“相信大家今天来一定都知道,我们今天有一个活动。”


“先问问大家吧,Roy的歌好不好听?”


王俊凯只觉得身旁的人都炸了,一起欢呼尖叫着回应好听,震得他鼓膜都微微发疼。


“相信大家一定还不知道——我们Roy其实也是个赌王哦?”


主持人顺势请上来一排人做骰子表演,各色的骰子在空中飞舞,最后又被特技表演师依照心意变化成想要的排列方式。而王源就在舞台侧沿站着微笑,权当撑场子的。


这轮表演结束后,主持人邀请王源来猜一轮骰子,王源点头,同时主持人又提出请一个观众上来和王源一起猜。


王俊凯一挑眉,然后果不其然看到小孩眼睛亮亮的,一脸得逞的得意,伸手指着他:“就那位离舞台比较近的朋友吧。”


王俊凯上台以后,规则稍有变化,两个人各挑一名表演师,然后进行比赛。


“比什么?”


王源笑就没收回去过:“比小。”


罐子一开,王源选择的那名表演师骰出的六个骰子垒在一起,最上面那个显示的则是一。


王源瞥了眼王俊凯,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儿让王俊凯看的心痒痒,只想把这小蝎子抓过来狠狠欺负一顿。


然后王俊凯面前的表演师罐子一开,五个骰子摞在一起,最上面的点也是一。


王源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他,王俊凯轻笑。


“小傻子。”



班主任想让王源和高一届的学长一起在校庆的时候表演一个节目,可是王源他们班长不同意。


“老师,凭什么要联合起来一起演啊?咱们班单独出一个不好么?”


老师给出的答案是,表演节目单有限,最后还有比拼奖项,两个年级合起来的表演获奖可能性更高一点。他们想单独出节目,那就让他们自己去找学生会争取。


班长年轻气盛的当场就喊不服,拖着王源他们一干人,五六个人一起挤进了学生会办公室。


总之那天班长和学生会主席的谈判很不愉快,主席也是高一届的,自己这级也就三个节目,实在不想退让。


被下了逐客令,一群人没精打采出了学生会,只有王源没吭声,一出学生会办公室的门,默默地就拐了弯跑去后门,留班长他们一堆没脑子的在走廊里骂骂咧咧。


王源后来想想自己那天真是脑子被门挤了,居然为了那么几个人渣跑去找王俊凯想办法,然后被不堪入目地摁在学生会休息室,在那张沙发上嗯嗯啊啊被做到精疲力尽,因为还随时担心会被发现,后面一直缩得死紧,夹的王俊凯随时都要把持不住身寸出来。又被刺激得情yu高涨,硬是一次一次把沙发套都弄的一片狼藉,和王源一样湿嗒嗒的才放过他。


第二天王源支起眼皮听班长兴高采烈跑过来说,学生会人性大发给他们名额了,王源内心只想呵呵。


老子腰都快废了,他敢不人性大发??昨天没人性的要了多少次啊摔!他好意思不发???





然而现实总不是那么美好。


当王源前一晚在水吧因为遇到特殊节日而表演了加长时间版的演出,第二天又累的要死赶到排练现场时,他整个人心瞬间都沉下去了。


一屋子人不怀好意笑着看他,班长更是笑嘻嘻递过来个剧本。


源哥啊,实在没办法啊,剧本要求,委屈你下哈。


王源接过来翻了翻,是个女性角色。


你们,让我,演女的?


他冷着脸看着周围一群人的表情,看似抱歉实则等着看他笑话,嬉皮笑脸的样子明显是早就串通一气。


王源没再理班长跟他打哈哈的说辞,当即做了个决定。
他把剧本一扔,转身出门。


“滚。”


门被甩的震天响,他离开的最后一瞬听到门后的一句轻蔑:


“装什么,校草?呵呵,道貌岸然的草包。”


王源当做没听见,碰到认识的人再没打招呼,他径直回了家。


等王俊凯回来的时候,一开门一个小身子就飞扑过来。
“怎么了?不是排练么?回来这么早。”


王源埋在他胸口摇头,声音闷闷的。


“王俊凯……”


“嗯。”王俊凯把钥匙随便往玄关一扔,把人抱起来往回走。王源两腿打开缠在他腰上,王俊凯就兜着他的小屁股,面对面抱他抱进去。


“还不穿鞋,小心冻着。”王俊凯皱着眉用手揉揉他赤着的脚,心疼地用手心包着轻晃。


王源眼圈红了,这人总能轻易看出来他不高兴,但是又不说,给他留着面子,就温温柔柔地刺激他,就这么欺负他,等他自己愿意告诉他了,再像只大猫一样偎着他安慰他。


王源忍不住搂着他脖子嘟嘟囔囔说自己被欺负了,那群人早就看自己校草的名头不顺眼,总想着怎么作弄他一回。


王俊凯皱眉,不用理不就好了么。


王源眼眶都红了。可我和个傻逼似的,帮他们求了半天名额,现在连我自己都不参加了。


王俊凯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捏着他后颈,歪头亲吻,宝宝,你要知道,你不是只有这一个选择,你总还有更好的,最好的。


比如?


比如我。


王源笑了,还挂着泪珠,傻兮兮地就莫名被逗乐了,腻腻歪歪被搂过去压着亲,乖乖回应,让王俊凯一阵心紧。


他的宝宝,在外面再如何霸气如何力压全场坚不可摧,在他面前永远都是宝宝。


属于他的最温柔,是他的最好。



校庆到了。


王源他们这一届座位就在领导后面,等班长他们一群人去后台准备了,王源一个人坐在空了的一排,面色冷峻。


那些嬉笑的眼光他都不怎么在乎了,他暗暗掐着时间,等他们班表演开始了,他就离开座位。


班长他们演完了回来当然看到了,只当是他嫉妒得不忍看,互相打趣着就又坐下。


“接下来是最后一个节目啦,这个节目很特别,是由两届的学生一起表演的喔。”


班长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是没有这个节目了?!


“而且很多同学刚才都看到了他们准备了吧,没错我们也不卖关子了,接下来是高二年级的王源和高三年级的王俊凯联手为大家带来的歌曲表演,校草和男神合作哦,大家尖叫起来吧!”


后排的女生们立刻疯狂了起来,喊着男神喊着校草,班长和几个人的面色更是铁青。


然而没有想象中的摇滚爆炸,没有流行音乐的热力四射,前奏则是一种奇特的婉转空灵的古典乐器音,宛若高山流水的明静。


接下来所有人都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两个人从舞台两侧翩然而出,云袖翻转,妆不浓,却别有一番风趣。


这是……京剧?


王源粉色的云袖轻卷,眼尾被王俊凯画的又是呈上挑状,眼神勾人,眸光深邃。半晌后他绕了舞台半周,走到王俊凯右侧,轻轻开口。


又是惊艳全场。


而全场惊讶的不止是他的音色和唱功的完美,更惊讶于他出演的是花衫,京剧里的女角。班长几个人气的牙痒痒,想到王源今天在他们表演前说的那句话。


我是不演女角,但那也要看是和谁。


你们几个人渣还不够格。


几个来回过后,两人在舞台上身形自由优美,宛若行云流水,同时京剧的国粹之美被完善地表达出来,王源的音色没有刻意修饰,可依旧唱的别有一番滋味,少年英气勃发的样子更是为这首戏曲添上了自己的标签,行云流水,让人欲罢不能,浑然不知入戏已深。


然而王俊凯最后一句声音刚落,两人唱了不过一小段,连半首都没有,音乐突然转了调子,变成了舞曲风格的流行乐,灯光一暗,前奏过后,两人又换了一身衣服回到舞台,清爽干净,嘴角带笑。


王源本就是唱民谣出身,既驾驭得了流行乐,同时再用心学学,戏剧也能堪堪唱上几句。


王俊凯音色稍低,却更磁性勾人,转音处理得韵味绵长,桃花眼微眯,立刻就引来一片尖叫。


当两个人声音合起来的时候,和声的契合让人心神一颤,仿佛天生一对的互补,就像是专为对方而生。


王俊凯再没看台下,这次他们决定用戏曲和流行乐结合的方式来演绎音乐,虽说王源特意选的角色不乏报复的意味,可用心程度两人分毫不差。


他们都无比珍视每一次两人的合唱。王俊凯深深看着王源的眼睛,把那个形状牢牢刻在心里。


你曾是少年。


台下,班长几个人听到前面的领导微微侧身,笑着和老师说,那个唱花衫的男孩子很不错,唱的很好。


几个人在后面听的脸都绿了。


最后一个尾音落下,王源笑着和王俊凯鞠躬下台,主持人致辞后,领导退场,马上就是选最精彩节目的时候了。


什么最佳合作奖最创意奖他们都无所谓,在最后一个最精彩节目的奖项上,他们势在必得。


当王源把王俊凯递过来的奖杯抱在怀里的时候,他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王俊凯看着他抱着金灿灿的奖杯犯傻,可爱的样子让他把虎牙都笑出来了,王俊凯凑过去搂他肩膀小声说:“傻子,回人间了没?”


“……啊?”


王俊凯无语,王源还没回过神呢,没办法他又捏捏他耳垂:“小精灵,你老公叫你回人间了,听到了没?”


王源这下回魂了,鄙视地看他一眼,然后又开开心心抱着奖杯任由学妹们拍照了。


等两个人终于可以下去的时候,突然台下有人抢了话筒发问:“男神,请问你知道你身边这位所谓‘校草’的合作伙伴,其实经常半夜去酒吧乱混吗?”


王俊凯挑眉,左手尾指轻轻勾勾王源的手背,内心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源则惊讶于,卧槽王俊凯这老妖怪都把我化成那样了你还能认出来啊???


王俊凯拦住王源想要反击的话,侧身借了个麦克风,又把王源肩膀搂住:“同学,你知道校草和男神的区别么?”


王俊凯扭头冲王源笑,盯着他被自己画的上挑的眼线继续说:


“校草啊,他是可以征服学校男神的。”


王源发怔地看着王俊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骰子,一眼就认出是那天表演丢失的那个。王俊凯把一点朝上举到他面前,王源看清了眼眶忍不住又发红了。


王俊凯早知道他第一次会在外面这么感性,就不给他看了,大感失策。


那个一点红色的圆点被人一点一点修成了心的形状,小小的红心在骰子上可爱地躺着,骰子里有塑封的字,像是特意被人处理过的,三个字母,Roy。


“我赌赢了没?”王俊凯笑着看他:“我拿这个骰子和你赌,好不好?”


王源用力揉了揉眼睛,抿着唇问:“赌什么?”


王俊凯不说话,拉着他的手,拼命地向外跑去。


穿过人潮人海,穿过树影繁花,穿过所有声色犬马,在以你眼睛为我全世界的灯火里,我只想看见你。只看着你。


“王源儿,我可不可以赌这个。”


他凑近了,唇贴着他的,说一个字就是一个轻浅的吻,得到那人动动嘴角说的肯定答复后,立刻趁虚而入变成火热诱人的湿吻。


Marry me?


Yes.




这天王俊凯把柠檬片泡进水里,加了蜂蜜后试试水温,递给王源。


王源喝了一口准备转身上台,突然王俊凯叫他名字。


王源诧异地扭头,这还是王俊凯第一次在水吧叫他名字,一般怕被人知道,都是叫他Roy的。


怎么了?


唱完这首歌,我们就去私奔吧。


王源看着他眼睛里自己世界的全部光芒,眨眨眼睛,笑得可爱温暖。


好啊。


我一生最大的博弈,就是赌赢了你和我会一直在一起。


【END.】


小剧场


王俊凯:宝宝,我想问一个问题。
王源:?
王俊凯:以后我毕业后再认真求婚的时候,是不是拿这个骰子求婚效果更好一点?
王源:王俊凯,源哥郑重通知你,到时候没有一卡车钻石运过来,一切免谈。
王俊凯:……我拿钻石做个骰子。
王源:看你这么勉强,那源哥娶你吧俊俊。
王俊凯:小炸毛别想太多。


我:两位需要钻石套吗???我批发哦…
王炸:滚。
我:……………








最近很想写……将军x戏子啊………今天看京剧……真的……妆化的的太好看了……不愧是国粹吧




评论

热度(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