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物灿烈

凯源,牛灿,盾铁,什么都吃的下的腐女fufufu

《暴力甜心》

KR放映馆:

【短篇|完结|杰克苏】


 


01


隋玉觉得自己摊上大事了。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那天早上,隋玉上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上学,学校门口是一段长长的下坡路,路的两旁栽满了不知名的树,每年到了这个时节,就会开满一树的花,仿佛用生命在绽放,灿烂这即将开始的盛夏。


时间还很早,早起的困顿在这条下坡路上尤为明显,隋玉打了一个哈欠,晃了一下神。


突然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几个黑衣大汉,隋玉一个紧张,连忙拉了一下刹车,只听见“噔——”的一下,刹车的钢线断了。


“啊啊啊!让开让开!”隋玉只能慌乱地大喊。


“快快快!保护少爷”这时黑衣大汉才警觉起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隋玉把几个大汉撞飞之后,直直地撞上了被大汉保护的少年,连人带车,一起飞到了50米外。


自行车已经严重变形报废了,隋玉从地上支起身子,脑海中闪现出一长串的物理公式,无论怎么算,结果都是违背了牛顿的运动定律。


被撞的少年静静地躺在地上,纤长的睫毛投下了一片像蝉翼一样的阴影,高挺的鼻子,轮廓分明,过分的好看,像极了那些放在橱窗里的娃娃。


隋玉甩了甩头,连忙对倒在身旁,遭受了这场飞来横祸的少年说:“同学对不起!你没事吧!”


隋玉正想过去把他扶起来,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眯了眯好看的桃花眼,隋玉被吓了一跳,保持着半蹲的动作愣在一旁,只见少年站了起来,脸上有些许擦伤,却不减少年的俊朗,高挑的身形背着光,一片阴影笼罩在隋玉的身上,少年垂眼看着杏眼瞪得圆圆的隋玉,用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没事,现在有事的——是你。”说完,少年扫了一眼隋玉校服上的姓名牌,嘴角扯起了一抹恶劣的冷笑。


 


“什么!你竟然把少爷撞了!”宇文高声地惊呼,随后迅速捂住了嘴巴,看了一下周围吵闹的同学,幸好没人留意到,瞬间松了一口气。


“少爷?什么来的?我只看到他姓名牌上写着夏常安。”隋玉不解地问。


“天啊,你竟然不知道他,喏,给你补补档。”隋玉接过宇文递过来的手机看了起来。


“噗——”隋玉忍不笑了起来,世界百强企业继承人,海归,一入学就被选为高中部的学生会会长,人称少爷,有个人后援会……这设定,苏得入心入肺。


“你别笑啊,被他的追随者知道你把少爷撞了,不扒了你的皮才怪。”宇文担忧地说。


“你太夸张了。”隋玉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突然趴在桌子上,小脸皱成一团,啊——好饿啊!


 


02


终于熬到了放学,隋玉走在校道上,被旁边的人议论的声音吸引了注意。


“喂,你知道吗?少爷下了Order!”


“就贴在门口的公告栏上,走!快去看看。”


“哪个不长眼的得罪我们家少爷!看老娘不弄死他!”打扮淑女身材娇小的女生露出狠狠的表情,突然发现了在一旁的隋玉,愣了一下,旁边的两个女生也看了过来。


 隋玉被她们的眼神看得心里有点发毛,有点好奇也有点心虚,跟着人群来到了公告栏前,那里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外围的一个女生发现了隋玉,撞了一下前面的人,前面的人回过头来,看到了隋玉,又扯了扯旁边的人……于是密集的人群分成了两拨,在隋玉的前方空出了一条路,


当隋玉看到贴在公告栏那张纸上面的字的时候,心情颇为复杂。


只见纸上写了好几个与“隋”相似的错别字,又重重的划掉,最后留下一个拼音“S—U—I”,“玉”字写得歪歪扭扭,一个“你”字后面画了一个圆形和一个鸡蛋,最后是一个与“玉”字一样写得歪歪扭扭的“了”。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隋玉,你完蛋了。


如果这时候夏常安在旁边,隋玉估计会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孩子,太为难你了,下次写英文吧,比较容易懂。


 


接下来的日子里,隋玉的文具练习册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但是好像和以前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在学校里隋玉也是一个怪异的存在,能上这个学校的人,要么就是有钱,要么就是成绩好。


隋玉属于后者。


刚上高中那会儿,不少女生都被隋玉的颜秒到,暗暗地惊叫好乖好萌啊,私下还偷偷地叫隋玉小甜心。几个高年级的小混混看隋玉不顺眼,拿着钢棍当众围堵隋玉说要教训他,被隋玉一把夺过来,脆生生地把钢棍像甘蔗一样折断之后,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招惹隋玉。


而那些女生们,则是被这种反差戳中,暴力的兔兔,不是一般的萌啊!


 


03


再次见到夏常安是在篮球场上。


放学后,隋玉经常一个人在球场上投篮,这是隋玉练习控制自己的力道的一个方法。


夏常安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只留下了淡淡的红印,带着倨傲的表情,像是在说:凡人,你压到本少爷的隐形翅膀了!


隋玉停止了投篮,站在原地,疑惑地看着夏常安,这是要找他单挑的节奏吗?


“被全校孤立的感觉怎么样?”夏常安拿着篮球,一下子咚在了隋玉的心上。


有吗?和以前一样啊,除了宇文,也没有别人跟他说话。


看到隋玉在走神,完全状况外的样子,夏常安有点生气,可是对着少年这张像个白团子一样的脸又生气不起来,觉得自己有点手痒。


于是,夏常安用另一只手戳了戳少年精致的脸蛋,决定给少年一次机会。


“只要你答应当本少爷的奴隶,本少爷就放过你。”夏常安挑了挑眉,觉得自己实在太大度了,多少人盼着跟在他身后,但是他都对那些人不屑一顾。


“那个……”隋玉犹豫地开口。


“嗯?”


“是不是因为我撞了你……然后……你的脑袋被摔坏了?”隋玉一脸认真地问,不然怎么可能毫无障碍地说出这么中二这么羞耻度爆表的话!


 


……


 


“嘭——”




夏常安用力地把手里的篮球拍打出去,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等!着!”


 


04


第二天中午,隋玉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摊上大事了。因为学校饭堂、餐厅、小卖部只要是卖吃的东西的地方,东西都被人买光了!


 别看隋玉挺瘦的,但是却能一口气吃三个人的份。而隋玉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饿肚子,肚子一饿,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十分的不美丽。


于是,当隋玉看到脸上写着所有事情都是我干的,带着胜利的表情的夏常安时,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你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没东西吃吧。”夏常安笑得恶劣。


“你竟然让人把吃的东西都买光……”隋玉低着头咬着唇,肩膀微微地发抖,看起来像一只被欺负得可怜兮兮的兔子。


夏常安突然有点心软了,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


 


“嘭——”


 


隋玉越想肚子越饿,肚子越饿心里就越委屈,越委屈心情就越不好,于是终于压抑不住,猝不及防地一拳打在了夏常安的脸上。


脸上一阵剧痛,夏常安用手抹了一下嘴角,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沾了血的手指,竟然吐血了!


“你让我中午吃什么啊!”隋玉喊了这一句之后,红着眼委屈地跑开了。


 


委屈?Excuse me?


 


夏常安愣在原地,被打的是他好不好!


明明长得像兔子一样软绵绵的很好欺负的样子,却这么暴力,夏常安觉得自己的脸部神经在抽搐,嘶——好痛!


 


05


“什么!你把夏常安打吐血了!”宇文惊讶地看着隋玉。


隋玉拿起不知道谁塞在他抽屉里的满满的零食,咔吱咔吱地吃了起来。


“天啊!隋玉,你是不是喜欢他了!”宇文认真地看着隋玉。


“噗——”隋玉把嘴里的薯片喷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宇文,浪费食物可耻啊!


“谁喜欢他了!”不知道怎么的,隋玉觉得有点莫名的心虚。


“你还记得一年级的时候欺负你的那个胖虎吗?那时候你一拳打断了人家三根肋骨,这次你只把夏常安打吐血,你肯定是喜欢他了。”宇文觉得自己推理得实在正确了。


“我承认我打他只用了百分之一的力气,但那是因为我中午没吃饭。”隋玉辩解道。


“你饿肚子的时候还能控制着自己只用百分之一的力气打他,绝对是真爱!”宇文信誓旦旦地说。


“那是我……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隋玉停下了进食的动作,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夏常安已经好几天没见到隋玉了,隋玉不知道怎么的,连课都没来上。夏常安心想,难道是因为打了自己所以害怕了?


隋玉这个名字,在他脑海中出现的次数频繁得可怕,让他整个人都魔怔了。


“少爷,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连小弟也发现了夏常安的异常。


“我想追……不对,我想养一只兔子。”夏常安一脸正直地说。


“兔子?什么品种的?”小弟一脸疑惑的表情。


什么品种吗?夏常安想了想,说:“白色的,一口气能吃三个人的饭,很暴力,独一无二。”


“Excuse me?这是什么外星的品种啊!”小弟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而夏常安只回了他一个尔等凡人懂什么的表情。


 


06


夏常安找人查了隋玉家的地址,来到了隋玉住的小区。小区的住户看到几个像是黑社会一样的彪形大汉守在楼下,都吓得战战兢兢的不敢出门。


夏常安站在隋玉家门前,犹豫了很久,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敲门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


才几天没见隋玉,感觉他消瘦了不少。


“夏……夏常安?”隋玉愣愣地看着站在他家门前的夏常安,头有点眩晕,感觉自己的脚步都是轻飘飘的,脚一软,就这样整个人倒在夏常安身上。


“你怎么了!”夏常安惊慌地抱住了隋玉,看到隋玉脸色苍白,整个人蔫蔫的,慌忙把隋玉背起来,连电梯都没等,直接从楼梯跑下去。


“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夏常安……你说……我会不会死掉……”


耳边的声音有气无力,夏常安急了,说:“说什么傻话!本少爷不许你死!我马上带你到医院!请最好的医生!你一定没事的!”


“不……不去医院……”隋玉挣扎着。


“医药费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夏常安以为隋玉担心医药费的问题,便许下承诺。


少年的肩膀已经初具男人的雏形,喘息的声音清晰可闻,隋玉的下巴垫着夏常安的肩上,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于是不自觉地蹭了蹭。


 


“去……去饭店……我快饿死了……”隋玉趴着夏常安的背上有气无力地说。




……




夏常安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气得磨了磨自己的虎牙,迟早……迟早他会被他背上这个小混蛋气死!


 


07


夏常安带着隋玉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包了场点了一桌子的食物。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少年一口一口地吃着东西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异常满足。


隋玉是真的饿了,之前一直想着夏常安的事,都没有好好吃饭,要不是今天夏常安来了,自己估计就饿死在家门口了,看了看快吃完的食物,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夏常安,脸红了红,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今天我可以吃六个人的份吗?”


于是我们夏少爷很豪气地又点了很多菜。


“夏常安,其实你人挺好的。”隋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含糊地说。


 


如何捕获一只兔子?正确的方法——投喂,投喂,投喂。夏常安觉得自己真的是天才,貌似Get到了正确的方式了。


 


“那……我可以养你吗?”说完这句话,夏常安的脸不自然地红了。


“……”


隋玉停止了咀嚼的动作,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


“我爸妈离婚了,因为他们说我吃得太多,都不愿意养我,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其实都是借口,只是不喜欢了,嫌麻烦了……”隋玉回想起自己的父母,心情有点低落。


“虽然你挺麻烦的,但是……我喜欢你啊。”夏常安认真地说。


“你不懂……”隋玉摇了摇头,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当你每天从十万平方米的床上醒来的时候,而我却在为早餐吃十斤窝窝头还是十一斤窝窝头苦恼。”


“一顿二十斤小龙虾。”夏常安向别人打听的,隋玉最喜欢吃的是小龙虾。


 


隋玉抬眼看着夏常安志在必得的笑容,实在太犯规了!


 


“成交!”


 


从此,霸道总裁和暴力兔兔过上了十分杰克苏的幸福生活。


 


(夏常安:经理,来二十斤小龙虾。


  经理:……


  隋玉:那个……


  夏常安:怎么?吃不下了吗?可以打包回去,爷有的是钱。


  隋玉:西餐厅没有小龙虾的……


  夏常安:……)


 


—完—



评论

热度(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