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物灿烈

凯源,牛灿,盾铁,什么都吃的下的腐女fufufu

深度谋杀[盾铁][绿寡][科学组闺蜜]ooc he

天才思:

这两天去外地玩了,所以迟更新了,写的不好还行大家多多包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apter Four
        一架昆式战斗机在夕阳的映照下在稳稳的地降落在复仇者大厦上,斯蒂文带着旺达一行人从飞机上缓缓走下来。等待多时的幻视步履稳健地迎了上去,向斯蒂文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开口说到:
      “欢迎各位回来,斯塔克先生得到政府已经做出让步暂时撤销通缉令的消息后,就立刻开始安排各位回程的事项,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可以先去洗漱整理一下。斯塔克先生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欢迎会,希望大家一会都可以出席,主要是想讨论一下接下来可能需要应对的一些情况。”幻视将视线放到后面的斯科特和巴顿上,“朗先生,巴顿先生,这边也准备了其他的交通工具,等欢迎会结束你们可以随时出发去见自己的家人。”
       斯科特和克林特对视一下,向幻视点点头:“谢谢。”
       “不客气,主要都是斯塔克先生准备的。班纳博士、罗曼诺夫女士还有帕克先生都在里面准备餐具和晚餐。各位可以先去休息下,晚餐八点整开始。
        “布鲁斯?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斯蒂夫有些惊讶,“他不是一直没有踪迹吗?”
       “班纳先生回来的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斯塔克先生隐瞒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幻视思考了一下,“但我是在斯塔克先生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两个星期看见他的。”
       斯蒂夫点点头,停顿了一下又有点迟疑的问道:“托尼呢?他去哪里了?”
       “斯塔克先生今天一直在开会,因为《超级英雄保护法案》已经通过了两院审议,三天前送到了白宫,等总统签字就能生效。斯塔克先生非常担心总统的态度,所以在跟公关小组讨论如果总统‘一票否决’,要采取什么方式应对两院的再一次投票。”幻视向大家解释到:“请各位放心,斯塔克先生已经像罗曼诺夫女士保证过晚餐前绝对可以赶回来,如果赶不回来的话,他就要围着复仇者大厦青蛙跳一圈……”
        克林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随着他的笑声大家紧张的情绪都稍稍缓解了一点,整体的气氛也柔和了许多。
        “罗杰斯先生!”彼得飞快地跑上停机坪,激动地蹦蹦跳跳,“大家都到了啊,快进去吧,我们今天准备了特别多的餐点,班纳先生和罗曼诺夫小姐忙了一个下午。”
        “娜塔莎做饭?”克林特在后面怪叫了起来,“那我要走了。”说完就向后跑,被斯科特和山姆联手架住跟着其他人向大门走去,“你们放开我,娜塔莎做饭一定是世界末日,我要走~~~”


      


        时钟指向了七点半,斯蒂夫换好衣服后准备出去,他思忖着托尼应该还没到,想先下去向娜塔莎问问托尼的情况。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一切面对托尼的准备了,无论托尼多讨厌他,他都要跟托尼好好解释,但真到快要见到托尼的时候内心还是忐忑不安。
        没想到的是,他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托尼已经在忙了,正在和旺达一起摆餐具。托尼穿着衬衫和西装裤,领带微微松开,表情十分轻松。但他的脸明显地瘦了一圈,曾经被大家嘲笑的小肚子业已消失不见,整个人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空荡荡的。托尼侧过头向旺达说了什么,旺达一改之前的尴尬点点头微微笑了起来。彼得和山姆正在把食物端上桌子,两个人不知道聊到了什么,看上去十分兴奋。幻视面色凝重地拿着几份资料正在茶几上分类。而克林特在酒柜里翻来找去,不知在找些什么,娜塔莎抱着手臂靠在酒柜边轻描淡写地跟克林特说了几句,克林特猛地转了过来向托尼冲了过去。托尼无意间抬头发现了以后急急忙忙地跑向布鲁斯。本来拿着starkpad在向斯科特解释东西的班纳差点被冲过来的托尼撞飞出去……
       “怎么了?”斯蒂夫几步上前拉住克林特。
       “你居然吃了我的曲奇饼干。”克林特在斯蒂夫的控制下挣扎着哀嚎到,“我藏在那么里面你都找得到,那是我在丹麦出任务买的,是我吃剩的最后一罐。”
        没等斯蒂夫反应过来,托尼指着布鲁斯解释到:“这不能怪我,这怪他!”
        布鲁斯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差点因为惊吓而蹦出来的浩克,“这怎么又怪我!”
        “你不让我吃甜甜圈,还让幻视盯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就问了Friday大厦里还有没可以吃的零食,她说你在这藏了一罐没拆封的曲奇饼……”托尼瞪大眼睛义正言辞的指正着布鲁斯的残忍行径。
         “而且不止我一个人吃了,”托尼撇撇嘴,指着正在趁着没人注意蹑手蹑脚想溜出这个房间的蜘蛛侠,“一大半都是他吃的。”
         听到托尼提到自己,小蜘蛛知道跑不掉了。面色僵硬地转过来面对着愤怒的鹰眼,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怕他吃多了撑着……”
       


       
        经过了刚刚的闹剧,愉快的情绪好像在空气里传播起来了,斯蒂夫坐在餐桌前看着大家你来我往的交流谈话,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半年之前大家在复仇者大厦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他知道刚刚克林特是故意跟托尼打闹的,他抓住克林特的时候发现他全身都在紧张的颤抖,这是克林特用他的方式在跟托尼道歉。斯蒂夫稍微有了点信心,只要自己跟托尼好好解释,托尼应该会谅解他之前无奈的做法,并且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队长?”斯蒂夫抬起头,发现托尼在喊他。
       “在,在在。”斯蒂夫舌头差点打结。
       “怎么了?请问是晚餐不合胃口吗?”托尼带着礼节性的笑容问道,“我看你都没怎么动叉子,是不舒服吗?
        斯蒂夫觉得托尼标准地笑容和客套的用语有点刺眼,但他还是摇摇头:“晚餐很好,我只是不太饿。”
        娜塔莎斜着眼瞪了一眼托尼,托尼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娜塔莎放弃了指望托尼成熟点的想法,“大家吃的也差不多了吧,也到时间进入正题了。”
        托尼擦了擦嘴放下餐巾,指示幻视将刚刚准备的资料分发给大家,布鲁斯打开餐厅的屏幕,调出了现在正在等到总统签字生效的《超级英雄保护法案》。
        “我不知道你们具体了解了多少现阶段的情况,但是刚刚吃饭前旺达有大概跟我概述了一下,所以我就接着你们目前知道的情况往下说。我跟布鲁斯计划从三个方面拿到政府对我们行动的正式授权,因为在这之前我们一直是属于民间而非官方的组织,也就是说我们之前保护世界的行为从法律上来说是既没权力也没义务,最多只能算公民出于社会责任感的保护世界行为。”托尼翻了个白眼,又挥了一下手说到,“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一旦出现什么损伤,虽然这些损伤是不可避免的,但民众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无法理性应对这些情况,本身应该由政府承担的社会压力转嫁到了我们身上。但我们不是经过几百年沉淀下来的体制,而是除了特殊能力……”托尼指了指坐在前面的复仇者们,“和智商……”托尼又指了指自己,成功为自己引来了一群人的白眼。“以外跟其他民众一样的普通人。所以在有心人干扰舆论的情况下,我们很容易就会处于被动挨打的情况,发生类似之前的事情。”
       托尼不自觉地把语调放轻了许多:“我们成立是为了保护民众不受伤害,即使分开成为个体也该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而不是把战斗力和生命浪费在自相残杀上。”托尼攒起拳头,深深吸气“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我必须承认队长之前说的是对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立场,我不能为了自己的目标强迫大家接受自己的观念。很抱歉。”
        “托尼,我……”队长站起来想向托尼解释,托尼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所以在布鲁斯跟我就想试试看能不能从另外一个方面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方面向法院诉讼,想以侵犯人权废除《索科维亚协议》,以获得民众的关注和思考,一方面提交法案降低法院对我们的戒心,最后是发动支持我们的民众给政府施压来推动法案实现的进程……”
        斯蒂夫看着仔细的向他们解释地托尼,心里升起了浓浓地疑惑,不对劲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这不是平常的托尼,平时的托尼不会这么干脆地跟别人表述自己的想法,也不会这么礼节性地客气,不会这么的……死气沉沉。
      “而现在我们自己法案已经在等待总统签字生效,如果总统否决的话,我的公关团队已经做好了下一步的准备。另外,明天我会去联邦最高等待最后的判决意见,希望可以有好结果。”托尼接过彼得递过来的水喝了下去,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心跳,“所以就目前的状况,大家最近这段时间在公共场合不要使用特殊能力,以防横生枝节。”
        “基本上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另外补充一下。”坐在边上的布鲁斯接过话说到,“除了我们在坐的各位,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关于这个法案的任何内容,私下讨论的时候也要注意有没有人在窃听之类的,现在这个时候很关键,我们所有人对外都要保持着一致态度。”
        托尼点点头,“谁有问题吗?”
        彼得举起了手,“哪怕世界末日?”
        托尼点点头补充到:“哪怕世界末日。也没有几天了所有事都能结束了,不会这么巧的”
        听完托尼的解说大家都开始陆陆续续地针对一些细节问题进行磋商,虽然对个别条文还是有争议和保留,但基本上还是比较平和愉快地将讨论进行了下去。
       


         斯蒂夫的眼睛困惑地盯着托尼,他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促使托尼发生这么多的变化。即使大家讨论的话题已经从法案跳到了面对半年没见的孩子要送什么礼物他们才不会生气的问题,他也没有提醒其他人。大家都彻底放松了下来,克林特甚至从酒柜里拿出一箱威士忌非要跟斯科特拼个高低。大家也开始四散聊天玩闹了起来,他心不在焉地应对着各种话题的转变,注意力却始终紧跟着托尼的一举一动。
        没过多久斯科特和克林特都已经摇摇欲坠地倒在了沙发上,看来这场比赛的结果又是平局。幻视和旺达也早已结伴离开,山姆已经开始帮彼得改起了作业,只有布鲁斯和娜塔莎仍然埋在资料堆里讨论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托尼跟布鲁斯说了两句之后就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客厅,斯蒂夫猜测托尼应该是回房间休息了,犹豫了一下之后决定跟上去。他今晚一直在找可以和托尼单独说话的机会,可托尼好像发现了他的意图总是巧妙的避开了他,但是这个事情总是要面对的,越往后拖越没有办法好好解释,他决定无论如何今天都要跟托尼谈谈这个问题。
       


        托尼的脚步有点飘忽,他已经戒酒了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刚刚布鲁斯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喝酒,但是托尼觉得今天很难得地开心,所以也陪着斯科特他们喝了两杯。他出了电梯以后就感觉心慌的厉害,于是靠着走廊推开了房间的门,扶着墙边坐到了躺椅上。稳了稳心神后从口袋里拿出药片服用了下去,静静地躺在椅子上调整呼吸和心跳,让自己冷静下来。
       斯蒂夫上来的时候就发现托尼的房间门是掩着的,他试探性的推开了门,发现托尼躺在椅子上休息。他思忖着,如果托尼睡着了还是不要打扰了,但又担心托尼在椅子上睡着会受凉。于是就放轻脚步声推门进去,拿起了叠在床上的毯子小心翼翼地盖在了托尼身上。
        感到了周围动静托尼一下子惊醒了,斯蒂夫在边上讪讪地缩回了手,托尼抚摸了一下身上的毯子,又慢慢起身把它叠好放回了床上。
      “队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我想休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托尼语气干巴巴地下了逐客令。
       “托尼,我想跟你谈谈?”面对这样疏离地托尼,斯蒂夫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没什么好谈的,我现在所有的,嗯……是大部分事情基本上都跟你们说完了。半年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立场了,我也尊重了你的想法和观点修改了我的方式。在我看来,我们之间只是同事,其他的东西没什么好讨论的。”
       “不是这样的,托尼,我想跟你道歉。”斯蒂夫在托尼审视地眼光下直起了身体,“我要为之前的不信任而道歉,也要为隐瞒你霍华德的事情向你道歉,更要为把你一个人丢下面对一切而道歉……托尼,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罗杰斯先生。”托尼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我们之前在对立面,你对我做了什么都是对待敌人一样,你只是遵循了战争的基本手则而已。现在,您可以回去了,我真的要休息了。”
        “托尼,”斯蒂夫拉住了准备绕过他离开的托尼,“你一整晚上都没给我跟你说话的机会,我不奢求得到你的谅解,但我还是希望我们中间不要有心结。”
         “够了,”托尼狠狠地甩开了斯蒂夫的手,“就当这件事不存在不行吗?就当我们还跟以前一样不行吗?就当今天晚上是之前无数个普通聚会一样不可以吗?”托尼面向斯蒂夫说,“你为什么非要那么执着于我到底怎么想的,我已经尽力的去谅解你了,我也为自己的急躁的行为向大家道歉了,你为什么非要逼迫我去面对这些事,非要我再次感受几个月前的痛苦经历。就让它结束不行吗?”
        面对托尼的指责,斯蒂夫有点应接不暇,但心理稍微松了一口气,面对情绪激动的托尼和客套疏离的托尼,他很显然比较擅长和前者对话。
        “你现在怎么又不说话了。”托尼看斯蒂夫沉默了半天,又有点得意洋洋,“是不是没话说了。没话说就走吧。”
        “托尼,我一直很担心你,你总是很激烈,很任性。有时候明明有很多种选择,你非要选最风险的方法。遇到危险也总是冲在所有人的前面,从来不考虑自己。你很聪明,你也深谙这个社会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聪明,都能理解你的行为。”斯蒂夫目光坚定的看着托尼,“很多时候不到最后一秒钟,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计划什么。我真的很担心当我意识到你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你了。”
        斯蒂夫停顿了一下, “关于霍华德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比你早多久,但当时那个情况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告诉你,但我还是要为我的隐瞒向你表达我的歉意。”
        “你总是有自己的理由,不是吗?”托尼往后退了两步,忍不住向斯蒂夫竖了竖中指,“fuck you。”
        “    “托尼,language !”听到托尼说脏话,斯蒂夫下意识的提醒了他,说完又有点尴尬,他抬头望向托尼,发现托尼的眼神有点飘忽,明明是看着自己的眼睛,却又是像透过自己看着其他什么东西。托尼好像突然泄了劲一样安静下来,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也一下子不见踪影。托尼平静地面对着斯蒂夫语调轻柔地说到:


        “ Oh Captain! My Captain! Our fearful trip is done(啊.船长,我的船长!我们艰苦的航程已经终结)
      
         The ship has weather'd every rack, the prize we sought is won(这只船安然渡过了一切风浪,我们追求的目标已经达到)


         The port is near, the bells I hear, the people all exulting(港口就在前面,钟声响在耳边,我听见人们狂热的呼喊)


           While follow eyes the steady keel, the vessel grim and daring(千万双眼睛望着坚定的船,它威严而勇敢)”[摘自沃尔特·惠特曼的诗歌《啊船长我的船长》]
       
                                  
        斯蒂夫感觉好像有烟花在脑海里炸开,他看着托尼沉静的表情,像是在跟他传递某种信息。可他分辨不清,太多的情绪在他的心上飞速划过。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了他的咽喉让他快要窒息了,他觉得托尼的轮廓在渐渐模糊,声音也在渐渐衰弱,他的脑海里升起了一种荒谬的想法:托尼要走了,他不能让托尼离开,不可以。
           他伸出双手把托尼紧紧地箍在了怀里,托尼的挣扎和惊叫都好像被他隔绝在了几亿光年之外。斯蒂夫觉得自己似乎终于明白了一直以来他对托尼层层埋藏的感情。他实实在在的爱上了怀里的这个天才,非常非常的爱,之前那么多激烈的抗拒行为只是他内心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自己早已对着出生入死的朋友有着不纯洁的心思。
        他微微松开一脸无奈已经放弃挣扎托尼,捧着这个他朝思暮想的脸颊,慢慢地贴上了他的额头。托尼睁大了眼睛有点困惑,却没有后退。
      “我亲爱的安东尼,想不到爱神蒙着双眼,却会一直闯进人们的心灵。”斯蒂夫眼神深邃的像是能直接嵌入托尼的灵魂。  [摘自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听到斯蒂夫的话,一瞬间托尼差点以为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但如果真的是在做梦他也愿意为这个梦境勇敢一次。他用右手安抚着自己的心脏,声音有些喑哑却不失温柔的说到:“如你所愿,我亲爱的罗密欧。”
        斯蒂夫像对待一件易碎的水晶一样,轻柔地捧着托尼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Firday贴心的调暗了卧室里的灯光,晚风抖动着吹开了半遮掩的窗帘,澄莹的月色投过落地窗挥洒在了雪白的床单上。床上的两个人激烈的纠缠在一起,似乎谁也不能把他们再次分开。他们会这样永远在一起,至死方休……










       
       
  
       
      
       
  


评论

热度(44)

  1. 宝物灿烈天才思 转载了此文字